兹纳

spn,mcu等完全杂食

【铁盾】【语c体】论道歉的方式

吊炸天玉米棒:




时间线:《美国队长3:内战》后
人物:Steve Rogers(@兹纳 )
           Tony Stark(@吊炸天玉米棒 )





#请注意!这是个sp防雷预警!!sp总称“spanking”请百度查明后自行食用#
#除两个原作者外禁止二传#
#此文cp为“steve/tony ”下文会有一些tony对bucky吃醋的语言,可能会令冬盾冬粉感到不适,请稍微慎入,但两位作者绝对!绝对!没有对冬日战士这一人物有任何讽刺行为,相反本人非常喜欢bucky,所以如果对以下文章内语言感到不适,在此向您抱歉#
#再一次的sp防雷预警#



背景私设:队三后,从西伯利亚返回的tony在医院接受全方面的治疗,得到消息的Steve在远走之前秘密潜入医院 出现在tony的病床前,来看看伤势顺便意图把话说开后希望能够得到原谅。





T:“我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cap”
【睁开眼晴看向他】
“你是不是欠我个解释”

S:【嘴吧张张合合不知说些什么解释为好,最后只能叹息】
“Tony……你的确是该生气的”

T: 【用一惯无所谓的语气,努了努嘴】
“wow 原来你知道?我以为正直的美国队长会只顾着自己的原则。不需要顾及别人的感受。”

S:【一脸复杂的看着床上的人】
“我不是顾忌自己的原则……我有考虑在恰当时机告诉你真相的……但没有机会。well…你也知道,那段时间你不够冷静,.......你也许会杀了他。我只是.......担心吧唧,他......只是被九头蛇洗脑了,伤害别人并不是他的本意。”

T:【听见对方的话深深吸了口气暗示自己冷静】
“听你讲述你们两个的友谊,这还真是令人感动呢队长,但至少我不会如此偏激的袒护来导致复联分裂”

S:【眸子里闪过沉痛】
"别这么说……分裂是我也不想看到的,"

T:“等一下等一下,你刚才说杀了他?!原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
【还在他的上一句话中徘徊,控制不住情绪冲他喊了出来】
“分裂是你不想看到的?那为什么一开始不和我说清楚,如果说清了还会分裂么?是你不信任我cap 所以在怎么说都没用。我不会无脑到分不清好坏也不会自负的一点都听不进劝,OK?”

S:【被对方的喊声带的也稍微激动起来】
“你不会杀了他嘛?!事实上你的确这么做了!要不是我阻止!"
【深呼一口气】
" Tony,我不是来吵架的。你不够冷静……所以我们决定暂时不告诉你,没想到被别人利用了不恰当的时机……要不然就不会……"

T:“就算你不阻止我也不会杀了他,我当时气的不是他,是你;他是你的朋友 但别忘了在那之前我也是。”
【翻了个白眼,双手不自觉的用力指指胸口】
“我不够冷静,所以这就是最终盾牌插进反应堆的原因?那还真是谢谢你试图让我永远冷静下来的这一举动 cap。”

S:【听到这件事本来有的一点气焰瞬间消失,想到自己本来就是来希望和对方好好谈谈求得原谅的,一脸心痛的看着对方的胸口】
“对不起...tony,这的的确确是我的错,我怎么也不该……用盾牌伤你的。你之后……还好嘛?除了……嗯,你的反应堆,你的身体?”

T: “如果不算上在西伯利亚等待救援的三个小时心脏衰竭,无任何保暖措施,各处的骨裂,和这个抖个不停,该死的左手;我想再好不过了。”
【举起夹着石膏的左臂随意晃了晃】
“估计是被你的好兄弟弄坏了某个神经?不过别在意,起死都能回生,这点伤用不了几天就会好的”

S:【看着对方躺在床上的身体和夹在左臂的石膏板眼神复杂充满愧疚。Tony Stark什么时候老老实实在床上呆过这么多天,要不是实在严重动不了.....】
“我真是......很抱歉。也许你需要的是静养..激动会使强势恶化....我.....我等你好一些再来看你”
【深叹一口气,带着一点点不想面对出自自己之手的伤势如此重的昔日好友的逃避,转身愈走向房门】

T:“那就别回来”
【无法接受他的态度,听着人渐渐远离的脚步声冷漠的开口】

S:【抬腿的动作戛然而止,默默地转过身】
“唉……Tony你”
【看着对方在脸上深邃伤口下更显冷漠的眼神,重新走到病床附近】
“你的...手,嗯...伤到神经?”

T:“嗯哼,不过完全不要紧,所以我暂时死不了
【挑挑眉紧盯着他】
“但,变成逃犯的美国队长还能在出国前来看我,我真是感激不尽。”

S:【脸上微带无奈的感慨和深深的歉意】
“不要巨巨带刺Tony,我只是来和你道别还有……道个歉。我当时也是太害怕你会杀了吧唧才会和你动手。really……sorry,我没有想过把你……伤的这么重”

T:“道歉?
【不自觉冷哼一声】
“我想你把我弄成这样应该更有诚意些吧。我没有血清 没有超能力队长 我只是个凡人 当你动手的时候就应该想到”

S:【震惊的瞪大双眼】
“我完全没想过要对你动手!你要相信我!对...除去战甲你也只是凡人……”
【抬手微微用力的扣住自己的脸,面色痛苦】
“哦上帝,我当时一定是疯了”

T:【看着他胸口有些发闷,是啊,他的血清朋友需要处处由他维护,甚至到了忘记自己是个凡人,语气冷到极点】
“我需要一个更有诚意的道歉”

S:【看着面前的人认真的再一次说】
“我再次……和你道歉Tony。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T:【听着他真诚的道歉,却还是心里感觉如此敷衍】
“只是口头上的么?还远远不够”

S:“那你想……?”
【皱眉沉思,忽然想到什么略带惊恐的抬头冲着床上的人】
“不,吧唧已经走了,你不能再对他怎么样”
【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又满是心疼……】
“何况你现在还受着这么重的伤…”

T:【心里一阵绞痛,暗自捏了捏腿上的伤试图平复想把面前人撕碎丢出去的操蛋情绪】
“不会对他怎么样的,cap 我现在在生你的气”

S:【暗自松了一口气】
“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只要你能消气,好好养伤”
【真诚的看着眼前杏色瞳孔】

T:“嗯哼,任何么?那么”
【冷着脸抬手召唤出右臂战甲】
“过来”

S:“你应该好好休息Tony,现在最好不要使用战甲”
【有些担忧的皱眉】
“会拉到伤口”

T:【抬手打个响指让床板倾斜到身体能够坐直,用一惯无所谓的语气开口】
“这点伤对于钢铁侠不算什么,所以队长,过来”

S:【提步走到躺在床上的人身前】
“我并不认为你这是小伤tony”
【对他的话满脸不赞同】
“你应该更在乎自己的身体一点。如果想用战甲和我再打一架,可以等你伤好后Tony”

T:“如果还有时间,这件事当然不会在今天”
【微微皱眉】
“但据我所知,你的出国航班是明天对吧”

S:【小声叹了口气】
“原定是明天没错,但是tony”

T:【不想从对方口中听取这些自己受伤了不能乱动balabala的矫情理由,没等他讲完继续说道】
“别说再和你打一架了cap,我是有多少个半条命够你糟蹋?!”
【盯着他,满脸的不耐烦】
“没有但是,再靠近点”

S:“我不是指这个……我不会再对你出手那么重了,就是……普通切磋而已”
【听见对方的话一脸慌乱,靠的更近了些】

T:“普通的切磋?那可灭不了我的火”
【附上战衣的手抓住肩边的衣料向下拉】
“wow wow,别乱动,要知道现在我可禁不起拽,这就是我想出来的道歉方式,当然你也可以不接受他。”

S:【一脸呆愣的看着往下拉上衣的手】
“你也……要在我胸口来一下?嗯……很合理。不过你这么脱不下来的”
【抬手主动把上衣从头上套脱了下来叠起来放到一边,双手交叉放于腰后,在床前半蹲下身子,闭起双眼】
“来吧tony,我不会……动的”

T:【因他的举动有些无奈的扶额叹气】
“你到底在想什么cap,我没要脱你的衣服...不过既然都脱下来了”
【手在战甲的帮助下用力拽住对方大臂拉到身体左侧的床铺使其支撑】
“如果你不想碰到我肚子上的伤,别乱动!”

S:【听到对方没有想脱衣服后脸上一红,但被随之而来的动势惊的一脸疑惑】
“呃……你这样并打不到我”

T:“打不到?我觉得姿势刚刚好”
【并不了解血清能减少多少痛感,带着战甲的手用力拍在对方翘起的位置,略带冷漠的开口】
“这便是我想要你道歉的方式,接受么?cap”

S:“唔..”
【被身后突如其来的巨疼砸的一瞬间失了声,手下的床单连着床垫瞬间被抓裂,上身猛的弹起,隔了好几秒才回过神。转头看向旁边的托尼张嘴想要说点什么,最后什么都没说转过头趴了回去。怕自己的重量压到身下被自己一手造成的受重伤的人,手脚一起用力把自己微微悬在了身下人的腿上】
“如果这就是你希望的……你可以继续”
【回想到自己以前也是被这样打过的,虽然那是注射血清之前的遥远记忆了。当然那并没有这么疼,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战甲而且就为了用来打人的屁股】

T:【看着撕裂的床单和他的动作瞪大眼睛,完全没想到仅一下就有这么大的反应】
“我以为前美国标杆是不会同意这种方式呢”
【发现对方就算被打了却还怕压到自己,火气瞬间消了些】
“这个姿势可不能让你支撑下去”
【按回原位后减轻一半力拍在同一个位置】

S:【其实这在以前还是挺常见的,只是很少有人用手(随着再次落下的手掌身子再次一抖,后感受到落在身后的力气减轻了一半于是手上用力要把自己撑起来】
“我们还是换个方式吧,你这样对我造不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T:“实质性伤害?不还手的和我打一架然后躺在担架上出国吗。”
【看到对方动作再一次将他按下去】
“如果你想的话,这种方式也能不让你好好的走出去”
【又恢复原力拍下去】
“不要起来了cap,我不会手下留情的让你有力气一直撑着”

S:【又一次的重击再一次被反射性的弹起上半身,整个背部肌肉绷紧。双手紧紧的抓住手下的床单,索性有了上一次的心理准备。但被压抑的低吼还是从嘴中溢出,然后被紧咬的双唇憋了回去。缓过几秒后上半身慢慢重新趴回了身下人的腿上,小心的移动身子避免碰到身下人的伤处后,便尽量的放松了肌肉。但是整个臀腿都在止不住颤抖,不受控制的。】

T:【看着对方就算疼狠了却还担心碰到自己的伤处,本想再次举起的手缓缓放下】
“你完全可以拒绝的cap...拒绝来自我单方面的发泄。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不全是你的错…你根本可以不用冒着被抓的风险来医院看我,还接受我这些无理的要求。”

S:“我一直欠你一个道歉的Tony,我真的……很抱歉,如果这种方式能让你觉得好受些,我完全不介意。你之所以躺在这里都是我……造成的,我怎么可能不来看你。何况你的要求并不……无理。”
“Tony”
【抬头看身侧的眼睛】
“就像刚才说的,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
【保持姿势没动】

T:【抬手七分力的五下重叠在一起】
“都是你造成的?你的那个朋友就这么脆弱的需要你保护么?!从头到尾都你没有怪过他一点,那我就是想破坏你们两个之间友谊的恶人咯?虽然人们给我起的称号很多,但我实在接受不了这个!”

S:【头用力的埋在紧抓住被子的双手间,直到身后连续的拍打停下,才抬起头深呼一口气】
“巴基他并不脆弱”
【虽然脸上已有冷汗划下,但满眼的不赞同却还是显然易见】
“他刚恢复记忆很混乱,他对受控制做过的事感到充满罪恶感……”
【听到后面的话慌忙解释】
“没有!没人说你是恶人!你是……你是受害者Tony”

T:【听到他不断的袒护气的有些发抖,咬着牙一字一句的挤出】
“为了你的朋友拼尽全力完全不顾我生命的时候,你敢说你没有把我当作恶人?”

S:“Tony……那时候……”
【对辞从来不是tony stark的对手,干脆放弃。把脑袋深深的埋进被子间】
“不是……恶人。是我的错,你继续吧……”
【从被子间传出的闷话声】

T:“我怎么觉得你这个态度看上去,好、像、在、说、反、话、”
【边说边挥手,看着他随着击打数量的增加,背部逐渐弓起,停下来点了点】
“乱动?cap,这是你认错时该有的动作吗,或者说,你并不认同现在的这种方式”
【战甲按在他随着呼吸颤抖的身后】
“但再怎么说,我也是你曾经的队友,不能弄伤了你,你说是吧,cap。”

S:“…不…是…反…话”
【努力从掌拴的空隙挤出回答。从来不知道这么简单直接的方式可以疼到这种地步。被点了弓起的脊背后努力重新趴下,整个身子不受控制的紧绷,想放松却因为肌肉自主的颤抖没有做到。说出的话沙哑到连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我没有……不认同。Tony,不是曾经,现在你也是我的队友……但是我却”
【侧头看着斜上方的脸上过了这么多天依旧清晰可见的深邃伤痕,眼中的愧疚更浓了】

T:“但是你却?继续说下去啊cap,做法如此绝对还想让我继续成为你的队友,想法是否太天真了”
【抬手又是几下】
“不过既然有幸在一次做你口中的队友,我想,是不是要仁至义尽些”
【不知从何而来的酸楚从心底浮现,所以话语中也尽含酸楚;气到嘴角微微上扬,戳了戳翘起的位置】
“裤子也脱掉吧,身为你的队友,要为同伴的安全着想,别受伤了”

S:(重新趴回后随着掌拴颤抖的身体在听到对方的发言后双臂用力猛的把身子撑起,一双碧蓝色的瞳孔中写满了惊愕,隔了几秒才张开嘴连结巴道)
“不……不用,我不会受伤”

T:【用力击打身后把身子拍下去,看着对方瞬间变红的耳朵觉得有些好玩儿,用微微上扬的语调继续挑逗】
“但我看你抖的厉害呢队长,啧,都疼的撑起来了,还说不会受伤?”

S:“我不是,抖...我会...受伤”
【身后的剧痛加上突然蕴含挑逗意味的话被整的语无伦次;但,既然已经有点开始恢复到平时恶趣味的tony stark,那......】
“你不生气了嘛...?”
【小心翼翼的问道,问完又觉得不妥,立马慌乱的转过头努力看向头上的人】
“我,我不是...逃避。我还可以承受更多”
【因为动作从额头滑下的汗珠越过睫毛滑进眼球,使这对蓝色的眼睛像就要哭出来一样】

T:“我不需要你的还能承受更多,别以为我会心疼,就算你无法承受这也会继续”
【看着汗水流入那双过分好看的蓝眼睛,完全没有了美国队长平日里那副严肃的神情,相反还有点,可爱?!被脑子里闪出的词语激的瞥了下嘴,抬起左手擦了擦他的眼睛和头上的汗水】
“怎么弄的这么狼狈cap,看来是伤的不清...”
【眯了下眼,恢复正常语调盯着他】
“既然这样...脱下来 队长!是你自愿接受了这种道歉方式,所以没有选择的余地,so 我不想再重复第三遍。”

S:【被突然扶上脸的手激的一抖,然后眼神复杂的看着对方抖个不行的左手,刚被汗水浸过的湿润的瞳孔里愧疚之情更浓。抬手握住头上的手腕低喃】
“Tony你的手会不会......”
【话没说完便听到对方再次让自己脱掉裤子的言语,呆愣了足足一分钟,身上的人并没有催促,只是安静的看着自己。在对方目光的注视下,小心的放下手中的手腕于床上,把自己从对方的腿上撑了起来。站在地上的一瞬间颤抖的臀腿肌肉导致膝盖一软,一个踉跄差点跪在地上,把自己都下了一跳。扶住床沿重新站好后,伸手解开自己的腰带把裤子褪下。裤腰褪过身后时难以言喻的剧痛袭来,咬牙快速掠下到脚腕,然后从裤洞里迈出来。弯腰把地上的裤子捡起叠好,放在了早些时候被自己脱下来的衣服上。然后站在床边无措的看着床上的人】
“...”

T:【被他慌乱的动作弄得有些出神,该死,这可是美国队长,谁能想到“坚毅”一词的代表竟然也会露出如此无措的表情,对方忽然一个酿跄使自己猛的倒吸一口气,腹部的伤口随之隐隐作痛,趁他整理衣物时迅速管理好表情,用略微冷漠的眼神盯向那双微湿的蓝眼睛,不得不说,那可能是从见到它们以来最好看的一次,至少神情里弱化了些本该存在的,操蛋的固执】
“也许我们早应如此‘坦诚相待’。是吧,队长,这样能省下不知多少事情呢。”
【挑挑眉,左手轻拍了下腿看着他】
“愣着干嘛?难道还需要我提醒一句:“快过来坏孩子,爹爹要揍你屁股了~”哦,爬上来就好了队长,嗯,再向前一点,刚才那个姿势够着不太顺手。”
【抬手趁对方调整姿势时拍向刚好因动作翘起的身后,啪的一声脆响在屋里徘徊】

S:【听到对方早如此“坦诚相见”能省不少事的发言后皱起眉头,并不认为之前的事情能用这种方式解决。正准备思考怎么与对方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看到他又拍了拍腿,让自己恢复到刚才的被动的姿势的意图显而易见。在愣神的几秒听到了他的调笑,又“爹爹”一词脸瞬间红的彻底。略带自暴自弃的把自己摔回床上的腿上,通红的脸深埋进被子里。迟钝的美国队长也发现了现在与最开始的带着怒气的惩罚性质已经发生了微妙的转变,又开启了调笑模式的tony显然已经不那么生气了......虽然对方明显的表达了认为还不够还要继续的意图。当然他自己本人也这么觉得,相比较床上人的一身伤,自己的身后明显还不够看。按照对方的要求往前调整身子,却在调整过程中被突然落在身后的掌拴吓的一激灵。】
“嗯!!”
【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一声带着颤音的低吼破喉而出】

T:【看着他身后的位置,白色四角裤使边缘露出的深紫更加扎眼,并且肿起来了不少,所以对他带着颤音的低吼并不意外。再也不会有人看到过队长如此脆弱的一面了吧…想到这里心情有些愉悦,坏心眼的想用力拍下去又怕打得太狠会减少惩罚的时间,还是慢慢来的好】
“疼狠了吧,后面都肿起来了呢”
【手甲按在他身后揉动几下,腿上立刻感受到一阵颤抖,身体也缩了起来】
“别憋着cap,一会儿憋坏了。嘿,放松,算上Friday这就咱们三个。再者说,你刚才不还自己认定为,我以后也会是你的队友嘛;那我既然是你自己想要认定的队友,那在队友面前疼了还需要这样忍么?”

S:【闻言对方说肿起来了后不置可否,依照自己多年来受伤的经验,这个疼痛程度,可不单单是肿起来。因突然改拍为揉的动作小声的惊呼出声,意识到自己的声线后立马闭了嘴,连反射缩起来的上身都努力放松开,但颤抖的肌肉并不受控制。听到最后关于队友的话后惊喜的撑起身子,在对方略带惊愕的目光中,跪坐在床沿上双手扶住对方的肩膀,眼中划过激动】
“well...在队友面前...!当然,当然,tony这么说你同意我们还是队友了?!”
【虽然嘴上还有被自己咬的牙印,但是嘴角上扬的欣喜依旧醒目。顺着双手扶肩的动作,没管可能没想到自己的话会被过渡理解的依旧“懵逼状态”的人,跪起点身子紧紧的抱住眼前的人】
“你能这么...认为,我真是...我真是太开心了tony!”****

T:【心满意足的听见对方疼出的哼唧声忍不住咧开嘴角,如此难得的事情,一定要调出Friday的录像多看几遍,边笑边说完试图在一次挑逗的话却被他猛然起身的动作弄的一愣;以为对方终于接受不了这种语言攻击起身反抗..身体有些僵硬的想要快速召唤战甲,却在还没来得急抬手时被用力按住了肩膀,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激动与莫名其妙的话语让再怎么聪明的大脑都有些发蒙,steven什么时候理解能力这么差了?】
“你这是发什....操..”
【忽然被别扭着跪起的人紧紧抱住,身上碰都碰不得的伤被猛的用坚硬的肉体挤压,疼到止不住发抖,眼前瞬间白成一片,冷汗顺着头发缓缓流下,抬手就是几下】
“你他妈的给我趴回去!”
【努力压制着有些颤抖的声音,左手推着对方的头试图让他不要看见自己此时的样子,看到他疼的拱起腰趴回远处才继续露出痛苦的表情。该死的!这傻逼是他妈想疼死我么?!操!又一次不解气的用力打 了上去】
“老老实实的会么?!如果在乱动我完全不介意启动反浩克装甲”

S:【虽然身下人努力压制住身体的颤抖,但还是被近距离拥抱的动作察觉。想到是自己的动作压到了其伤口突然慌了神,不知所措的松手微微放开了些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当然浑身都在抗议疼痛的钢铁侠并没有发现身上的人的小动作。
再次击打在身后的几下成功的让自己颤抖的更厉害,听到对方带着颤音的怒吼后对于自己再次弄伤对方这件事愧疚的不行,也恍然刚才是自己在疼痛下误解了对方的意思。被推着脑袋重新趴下但对方脸上的冷汗还是因能力敏锐的捕捉到,重新趴好后没有再压抑自己的声音在身后再次落下的重过前面的掌拴下带着颤音痛呼出声,被仿佛直击胯骨的剧烈疼痛和即使没看到对方脸上痛苦的表情也被对方脸上的冷汗激起的强烈到窒息的愧疚一同模糊了视线,使得痛呼声带上了不易察觉的哭腔。听闻最后的发言,虽然并不认为现在身后的人的身体状况可以使用反浩克战甲,但还是低喘回答 】
“对不起……我不会再动了”
【颤音和较之刚才更清晰的哭腔使这句话说的很轻,不过相信身后的人能听到,并对最开始对方说的“这种方式也能不让你好好的走出去”表示深度认同,自己已经无法想象明天再去赶飞机事的状况了】

T:【虽然疼的发懵但绝对控制了下手力度,痛呼什么的也见怪不怪,但...】
“are you ok?”
【被细微的哭腔惊呀的不自觉张大嘴巴,顾不上左胳膊带来的疼痛,推了推腿上有发抖的人;我去,不会一不小心把腿骨拍碎了吧,,,】
“Friday,立刻把队长身体状况汇报给我!”

S:“ok,I'm ok”
【虽然身体的颤抖止不住但是情绪已经稳定了很多,本就不明显的哭腔也被压了下去。感受到竟然被没装备战衣的显然不是右手的手推了推】
“oh,gad,左手?tony你左手还不能用力!”

T:“天呐,鸡妈妈,我没你想的那么矫情。”
【被自己都疼的不行,还关心施暴者的做法实在无奈的捏了捏太阳穴,脱掉手上的战甲揉揉肿的老高的那团。】
“行了,起来吧,看你态度这么好,不打了”
【拍了一下示意腿上的人起身。】

S:【鸡妈妈是……?虽然心里有疑惑,但是并没有问出声。被揉的一抖,的确是……太疼了,索性对方也不准备再继续。听了话后跪坐起来,身后触碰到腿时的激灵使得不得不微微抬起身子防止肉压在腿上然后微微抬眼看着对方的眼睛】

T:【看着他碰到伤处的反应有些好笑,没抑制住的咧咧嘴,回神变对上那双有些委屈的眼睛】
“怎么了队长”
【挑了挑眉面带笑意的看着对方】
“愣在这干嘛呢?”

S:“Ah……”
【看着对方略带戏谑的表情,鬼使神差的竟然把脸凑了上去,在对方惊愕的越睁越大的漂亮的眼睛下慢慢凑近那张不饶人的嘴,快碰到的时候却闭眼抬头移到了额头上,在充满汗渍的额头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充满仪式感的。做完后自己的脸先红了,把身子移回刚才跪坐的姿势,看着眼前怔怔的人,嘴角勾起一点】
“那你原谅我了吗?Tony”

T:【被对方的动作弄的有些发蒙,脸也不受控制的红了上来,抿着嘴半晌才想起对方的问话,微微低头】
“就...勉强原谅你了…”
“但...”
【耸耸鼻子,红着脸抬眼看向他】
“我认为你的态度还不够端正”

S:【眨眨眼睛,看着对方过大的眼睛里映着的自己,认真开始思考自己的态度问题】
“那……。?”

T:【看着对方完全不开窍的表情有些无奈,微微抬起身子轻咬了口面前的嘴唇】
“这样才行”
.
.
.
.
最终,Steve还是没有赶上第二天的飞机。
.
.
吧唧:【认真的盯着旁边被他看的有些发慌的猎鹰】
“自从打了血清我再也没有感冒过,但昨天打了不止8个喷嚏”

猎鹰:【以为对方要说什么重要的事结果竟然是这个,翻了个白眼咧咧嘴】
“哦,可能是有人太想你了吧”

吧唧:【转过头努力回想】





end



(接上面****后的花絮:《写到这里时,两个神经病作者的夜间对话》#超级无聊的哦#预警)

-¨兹纳^ 2:23:16
“emmm,能想象到这个扭曲的拥抱姿势嘛?”

吊炸天玉米棒 2:23:51
“能 并且还能想到tony被气死加疼死的表情”

-¨兹纳^ 2:24:16
“能想象到就好hhh”

吊炸天玉米棒 2:24:17
“看来这顿打是结束不了了”
“啧啧”

-¨兹纳^ 2:25:47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队长是为了结束这顿打才这么做的”
“队长内心:被原谅了?被原谅了吧!”
“hhhh”

吊炸天玉米棒 2:27:35
“被揍到脑萎缩的迟钝队长”

-¨兹纳^ 2:28:29
“然后因为抱着脸朝着tony背后,也没看到气死+ 疼死的表情 内心雀跃中”

吊炸天玉米棒 2:29:31
“tony:我只是想逗逗你让你哼唧两声,你他妈这么激动干嘛!想疼死老子么!!!”

-¨兹纳^ 2:30:35
“刚才都说爹爹了,当然要疼死“老子””
“hhhh”

吊炸天玉米棒 2:30:43
“哈哈哈哈哈!”
“真的厉害了哈哈哈】”
“结束什么是不可能的了!!”
“你先睡 明天醒来就会看见被愤怒的tony揍趴下的队长”
“一直在tony消气边缘徘徊的Steve”

-¨兹纳^ 2:37:32
“在被停止挨打的边缘试探”



【狼队】【语c体】想睁大眼睛和别人打一架却偶遇金刚狼?!

LoganOOC预警,sp慎入。 ̄  ̄)σ

吊炸天玉米棒:


时间线:《x战警:逆转未来》后
人物:Scott(@吊炸天玉米棒 )
Logan(@兹纳 )




#请注意!这是个sp防雷预警!!sp总称“spanking”请百度查明后自行食用#
#除两个原作者外禁止二传#
#再一次的sp防雷预警#





L:“像队友使用能力,是队长会做的事?charles应该重新教你怎么做一个合格的队长,他的这次教育明显很失败”
【握紧拳头】

S:“教授对我的教育是否失败不用你来定夺 @并且你也没有资格”
【低头看见对方紧握着拳头,察觉到危险后退一步扶住眼镜旁边的按钮】
“呵呵 手攥那么紧干嘛 老年人想要热身了么?”

L:“oh,shit”
【钢爪从手中缓缓伸出,肌肉绷紧靠近抵在墙上的小孩】
“我真该代替Charles好好管管你”


S:【抵着墙的后背有些发凉】
“你没资格管我,还有不要靠的这么近,如果想打就去实战模拟室,我可不想和你打一架还顺便赔上整栋楼,所以现在,把你那该死的爪子收回去”

L: 【看着眼前微微发抖还强作镇定的小孩,想起刚才自己和他说的不能对队友使用能力,将钢爪慢慢收回。走像前在小孩震惊瞪大的瞳孔下一把握住他扶在眼镜旁边按钮的手,用力拉拽着朝自己的卧室走】
“实战模拟室?fuck!你现在需要的可不是那个”

S:“嘿你放开我!”
【用力往反方向挣扎,被拽住的手腕生疼。这人是疯了么?!看看他那快要爆出血管的胳膊,如果近战的话可完全不是他的对手...这个方向,寝室楼??】
“我可是你的队长,你这样做是以下犯上!快放开,否则我就要追究你此次的行为责任了”
【话语间夹杂着抑制不出的颤抖,让自己心里狠狠的嫌弃了下】

L:“你说'这样做'是以下犯上??看来你还是很清楚自己的混账行为会为自己带来什么?追究行为责任?如果你是个合格的队长的话,我没准愿意听你说一说呢。但你现在就是个欠揍的小魂蛋!”
【一边怒吼出声,一边不顾小孩没有停下来过的挣扎,一路拖拽到寝室门口,一脚蹬开房门,把人脸朝下甩在床上。松开手腕的一瞬间敏感的捕捉到被自己失力握的红肿甚至有的地方已经泛青的手腕,虽然心疼了一下但还是在小孩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重新把两个手腕一起用力握住按在后腰上。另一只手为了防止能力把小孩的头略微用力的按在了被子里】

S:【一路上竭力的挣扎几乎用尽了体力,踹开房门的声音大到脑子有些发蒙,紧接着便被甩到柔软的床上。】
“你他妈的放开我!把我按在床上干嘛!”
【努力的挣扎想要翻过身去,又怕被按在被子里的眼镜掉下来直接拆了整个房间,他的力气怎么能这么大!完全被单方面压制,脸被羞耻的微微发红】
“fuck!我要杀了你 ”

L:“杀了我?你能做的话欢迎你踊跃尝试”
【握住小孩的双手更加用力的按在后腰上防止翻身,一边说一边松开按在脑袋上的手一巴掌用力拍在因为挣扎恰巧更加翘起来的身后】
“如果你不想失误把寝室楼射穿,就乖乖的把你的脑袋埋在床里”

S:“shit!”
【将精力全部集中在挣脱开束缚,猛的剧痛让脏话脱口而出..眼圈被激的痛红。这是把所有力气都用在了那一巴掌上么!除了眼睛以外我没有任何其他能力那个傻逼不会不知道吧!】
“你以为我会在乎将寝室楼射穿么,停下你的动作赶快他妈的放开我 ”

L:【没有理会小孩子的口不择言,接着甩了好几巴掌。但是考虑到身下的人虽然能力出众但是身体并不强壮,略微收了些力气】
“我当然会放开你,在你可以冷静下来好好思考一下你的错误后。”
【怕自己的力量伤到人,伸手绕道小孩胯下,解开皮带甩到一边,拉住牛仔裤和内裤一起一把扯了下来。意外的看到一个虽然才几下已经通红的屁股,内心止不住吐槽还真是不禁打。遂又减轻了几分力气继续责罚面前的两瓣肉】
“Charles辛苦教你这么久,就把你教成了一个满嘴脏话性格冲动好不理智的小混蛋??啊,我真替他失望。身为队长该有的风范你做到了哪怕一点点? ”

S:【咬着嘴唇把即将脱口的呻吟硬生生憋回去,却又被紧接着甩下来的巴掌痛哼出声,太丢人了…生理泪水早就浸湿眼眶流进眼镜里。认错?就算错了也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认错】
“.....”
【忽然身后被猛的拽了下,他在干什么?像教训小孩那样教训我么?刚想说话身后又激起了无法忍受的剧痛。用仅有的力气试图躲过像油泼般的痛,哪怕躲掉一下也好...身后的声音逐渐遥远,真的不能这样下去了】
“停...我已经冷静下来了,真的!你先放开我”
【带着哭腔的语调连自己都受不了,太丢人了..感受到攥在手腕上的力量减小,用仅有的力量快速挣脱 来不及去管已经掉到膝弯的裤子,猛的转过来看向他试图伸手摘下眼镜】

L:【被小孩的哭腔惊讶到,这是……被我打哭了?心里愧疚一闪而过,也没有计较本来被压住的人挣脱转身,但是在孩子试图伸手摘下眼镜的时候蒙的抓住手腕】
“ok,ok,你既然冷静下来了,那这他妈是在做什么?”

S:【手腕再一次被抓住,用力过猛的动作使得牢牢戴在脸上的眼镜晃动了一下,积累在眼镜里的泪水顺着滑了下来,脑中一片空白,随之而来的,是从心底里涌出的惧怕,几乎占据整个身体,但仅剩的一点点尊严绝对不允许自己求饶,至少不会对这种暴力的方式求饶…挣扎着试图抻出被拽着手腕】
“操你的我绝对不会认错!绝对! ”

L:【看着面前情绪明显失控的人,深呼吸一口气,放开用力挣扎的手腕,双手抱住小孩的脸,用大拇指擦掉划出眼镜的眼泪。】
“Scott!Scott ! ”
【两遍过后看小孩还抖得厉害,不得不更大声换回其正常意识】
Scott Summers!!
【看着身体上的抖动渐停,人完全清醒过来后才再度开口】
“Scott Summers,你是X-man的队长,你看看你自己现在!!去他妈的队长,就是一个胡搅的孩子!你的冷静睿智呢!领导能力呢!”
【长叹一口气】
“别让Charles失望…… ”

S:【本以为自己的话会激怒他,闭紧眼睛等待下一次疼痛的到来。??粗糙但温热手轻轻的抹掉了滑下来的眼泪,脸被双手温柔的抱住。这是??睁开眼睛,镜片已经有些模糊,但还是隐约能看清对方…和想象中本该有的暴怒神情不一样,虽然紧皱着的眉但却不是愤怒,好像夹杂着一些...担心??惊讶张开嘴再闭上身体的颤抖渐渐缓和。队长?让carles失望?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脑中碎裂,眼泪再一次猛的涌出来】
“你知道队长有多难当么?每天都在想着放弃!我也不想让查尔斯失望啊,但我做不到!我...我就是个废物.... ”

L:【手上用力,把人按在床上】
“那么队长,你现在可以冷静的对你之才的行为负责了么 ”

S:【又被按回了原来的位置,心里有些崩溃,但却冷静了下来,愧疚之心油然而生,不说话作为了对问题的默认】
“....”

L:【挑眉看了一下安静的scott,把人翻过来重新按在床上,看着人在被翻过来的时候反射性的想反抗又平静下来,以及那个深红色的红肿的臀。有一丝心疼,但举起的巴掌依旧用了五分力一次一次落在眼前的臀上。这一次,没有痛呼喊叫,屋里一时间只有巴掌着肉的巨响以及时而响起的闷哼声。直到面前的臀上被抽出紫砂,趴在床上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受力最多的臀峰处甚至出现点点溢血点。停下拍打的手,把面前的身子拉起来抱在怀里,慢慢抚拍后背帮人顺气】
“好了,结束了。队长,已经足够了 ”

S:【虽然已经做好了继续受罚的准备,但感官是不会麻痹的。疼,难忍的疼一下下叠加,咬紧嘴唇努力忍住痛呼,攥紧的手心因为指甲的嵌入有些微微刺痛,但这些都是自己应该承受的...随着数量的叠加,每一下都想本能的背过手挡住,逃开严厉的惩罚。但仅存的一丝理智制止了这些,让身体用力绷紧。直到被抱入对方怀中,倔强、逞强、不服气、强硬,所有的一切都在脑中瞬间崩塌,头埋入对方肩膀,手臂用力搂住】
“对不起.... ”

L:【拍拍埋进肩膀的孩子的头,用手揉着腿上的臀瓣帮人放松揉开肿块】
“队长,我为我之前对你说过的话感到抱歉。你是我们所有x_man的队长,是教授的接班人。也许将来还是变异人的领袖。不要再产生自我嫌弃的情绪了”
【拉开床头柜拿出避免受伤每间卧室都会自备的药膏】
“上药吧”


end